欢迎访问陕西晨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今天是:
咨询热线:0917-3456779 周一至周日:9:00-18:00

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发布

[ 信息发布: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25 | 浏览:4067 ]

公报显示:2018年,全国有职业院校1.16万所,在校生2688.96万人,年招生数925.88万人,毕业生数853.75万人。

中职部分

无论媒体怎样呼喊“保卫中职”,专家怎样强调中职的基础地位,今年的公报仍然表明:中职在各方面的下滑趋势依旧明显。尽管部分细节数据有趋稳或上升的态势,但相对于整体而言,其拉动作用微乎其微。

中等职业教育学校全国共有1.02万所,比上年减少442所,下降4.14%。其中,普通中等专业学校3322所,比上年减少24所;成人中等专业学校1097所,比上年减少121所;职业高中3431所,比上年减少186所;技工学校2379所,比上年减少111所。

中等职业教育毕业生487.28万人,比上年减少9.60万人,下降1.93%。其中,普通中专毕业生218.59万人,比上年增加1.59万人;成人中专毕业生51.10万人,比上年减少9.31万人;职业高中毕业生127.29万人,比上年减少1.70万人;技工学校毕业生90.30万人,比上年减少0.18万人。

中等职业教育学校共有教职工106.63万人,比上年减少1.34万人,下降1.24%。其中,普通中等专业学校教职工39.75万人,比上年增加693人;成人中等专业学校教职工5.19万人,比上年减少7799人;职业高中教职工33.95万人,比上年减少4311人;技工学校教职工26.67万人,比上年减少1854人。

中等职业教育学校生师比为19.1:1,比上年下降0.49%。近五年中职院校生师比一直呈现出减少的趋势,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中职院校教学水平的上升。

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1555.26万人,比上年减少37.23万人,下降2.34%,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总数的39.53%。其中,普通中专在校生699.42万人,比上年减少13.57万人;成人中专在校生113.13万人,比上年减少14.12万人;职业高中在校生401.08万人,比上年减少12.97万人;技工学校在校生341.64万人,比上年增加3.43万人。

中等职业教育招生557.05万人,比上年减少25.38万人,下降4.36%,占高中阶段教育招生总数的41.27%。其中,普通中专招生241.93万人,比上年减少4.31万人;成人中专招生46.25万人,比上年减少10.63万人;职业高中招生140.32万人,比上年减少8.08万人;技工学校招生128.55万人,比上年减少2.36万人。

中等职业教育学校共有专任教师83.35万人,比上年减少5677人,下降0.68%。其中,普通中等专业学校专任教师30.50万人,比上年增加3382人;成人中等专业学校专任教师3.95万人,比上年减少5263人;职业高中专任教师28.30万人,比上年减少3057人;技工学校专任教师19.81万人,比上年减少740人。

根据今年教育部下发的《关于做好2019年中等职业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可知,“坚持职普比例大体相当,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发展水平”依然是在中职教育层面的总体方针之一。但从执行层面来看,确实出现了诸如北京职高招生规模小(原文北京职高招生规模仅占7.79%,中职的存在没有意义吗?)以及青岛等个别地区提高普高录取率等现实状况,中职未来的发展路径仍需从顶层设计到落地执行的全方位调整改革才能明确。

《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指出,在坚持普职比大体相当的前提下,要完善招生机制,建立中职与普高的统一招生平台,积极招收初高中毕业未升学学生、退役军人、退役运动员、下岗职工、返乡农民工等接受中等职业教育。这一系列的措施,希望对缓解中职下滑的趋势能够产生作用。

高职部分

高职扩招,无疑是今年职业教育最闪亮的标签。在官方看来,扩招的意义,不仅在于量变,也是质变。从2018年的数据来看,高职的发展也确实符合大家的预期,在各个维度上都呈现出上升的趋势。



全国高职院校共有1418所,比上年增长30所。高职院校数量的增加,成为推动高职教育稳步发展的前提。


全国高职院校生师比为17.89:1,比上一年增长0.15%,明显高于本科院校的17.42:1。


高职(专科)院校的校均规模为6837人,相比上一年增长175人,但相较于本科院校的14896人,仍然存在巨大的差距。

高职扩招是机遇也是挑战。在各方面都取得初步发展的同时,2018年各地的招生信息也把相当比例的高职院校招生缺口较大的问题暴露无遗,而录取后报到率更是出现了低于70%的现象。因此,招生困境仍在,“人从哪里来?”“如何提高吸引力?”“现有的人才培养方案、教育教学模式和管理方法等措施,能否符合退役军人、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和新型职业农民等类型生源需求?”等依旧是来自灵魂的拷问。(转自聚焦职教公众号)